首页 > 资讯列表 > 科技资讯 >> 智能设备

去新加坡,抢互联网“饭碗”

智能设备 2022-09-29 12:52:18 转载来源:网络整理/侵权必删

燃次元(ID:chaintruth)原创作者丨侯燕婷编辑丨饶霞飞互联网加速出海后,国内互联网人,“卷”到距离不远的新加坡。先后于欧洲、美国留学的林轩,2021年硕士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,随即通过校招进入新加坡Tiktok,如今工作超过一年了



燃次元(ID:chaintruth)原创

作者丨侯燕婷

编辑丨饶霞飞

互联网加速出海后,国内互联网人,“卷”到距离不远的新加坡

先后于欧洲、美国留学的林轩,2021年硕士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,随即通过校招进入新加坡Tiktok,如今工作超过一年了。此前,他在北京腾讯、快手都有过实习经验。

9月22日,英国智库Z/Yen和中国(深圳)综合开发研究院联合发布第32期《全球金融中心指数》(GFCI 32)。根据报告,在全球前十大金融中心排名中,香港位列第四,上海第六,北京第八,深圳第九。

中国(深圳)综合开发研究院金融发展与国资国企研究所执行所长余凌曲在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采访时表示,尽管受疫情影响,大中华地区仍有香港、上海、北京和深圳等四个金融中心进入前十名。

但值得关注的是,相较上一期排名,新加坡上升至第三,而香港则跌至第四。新加坡取代香港,成为亚洲首要金融中心。

一切有迹可循。新加坡财政部长黄循财2月18日发表2022财政年预算案声明时宣布,自9月1日开始,新的就业准证(EP)申请者最低月薪将从4500新元提高到5000新元,S准证申请者的收入门槛也会从2500新元调高到3000新元。

3月,新加坡总理署部长英兰妮在国会上提到,新加坡2021年获批PR(永久居民权)人数约3.34万,获批人数是12年来的最高记录

新加坡知名华语自媒体人阿泽对燃次元表示,2020年以来,新加坡处于人才流入状态,而新加坡放宽入境政策之后,人流量也恢复到疫情前状态,“每天去商场、景区,全是人。”

实际上,2020年以来,中国互联网大厂也开始重仓新加坡。2020年5月,阿里巴巴以84亿元,收购了新加坡安生保险大厦50%的股权,将其作为Lazada的总部;腾讯也在新加坡设立办公室;字节跳动400万元租下莱佛士码头一号三层楼,TikTok全球CEO周受资常驻于此;爱奇艺也将全球总部设在新加坡。



图/莱佛士码头一号

来源/莱佛士码头一号官网 燃次元截图

不过,随着外国人涌入,新加坡房租水涨船高。

在新加坡腾讯工作一年半的程序员阿布,近期忙于找房子,他告诉燃次元,今年新加坡房租涨幅达50%。“租房难”、“租房贵”,是今年到新加坡工作的人,遇到的主要难题

国内互联网公司和人员“出海”已是大势所向,作为全球出海第一站,在新加坡“掘金”,机遇的背后,也有探索的艰辛。

离家近,不加班

在美国读书读到一半,新冠疫情来了,本想留在当地工作的林轩,发现所有公司都不招人了。

“当时我非常绝望,精神状态不太好。”林轩说,身边非常多留学生都回国了,2020年中,他也选择回国。

林轩不是程序员,而是从事数据分析一职。2020年下半年,他先去腾讯实习了三个月,年底去了快手上班,直到2021年毕业季,参加校招。

他积极地参与国内的校招,海投简历,几乎所有互联网公司都投了,还投了部分金融公司。然而,面试机会寥寥无几,即使有面试,也拿不到Offer。同时,他投了新加坡的Shopee和字节跳动,都拿下了Offer。

这样的情况,林轩不得不做出权衡与抉择。“回到国内工作,好处是明显的。比如能认识很多背景、目标相似的朋友,大家可以互相交流,很快乐。而且国内好吃、好玩的很多,也很便宜,增加了很多我在国外生活没有的幸福感。”他说道。

但他发现,国内的人才密度太高,竞争太大。“当时在北京,身边认识的常青藤(大学)毕业的人,比我在美国认识的都多。大家都在国内,都在投那几个公司,而这几个公司招不了多少人。”林轩发现,身边不少学历很高的学生,都拿不到面试,这让他感觉压力很大。

而林轩难以忍受的是,国内工作时间长,工作压力较大。“在互联网大厂,加班是常态。那时候(指2020-2021年中),在实习的公司里,都没办法按时下班。”他发现,即使是领导,压力也很大。

在新加坡Tiktok上班至今,林轩大多时候都是下午6点下班走人。除非紧急状况,上司不会在下班时间发信息、邮件给他,尤其是周末找他的场景,可能只发生过一两次。“国内公司不一样,领导想到什么事情,不一定特别要紧,随时发消息给员工,默认员工时刻保持上班的状态。”他对比道。

林轩说道,新加坡吸引中国人的一个原因还是,距离国内近,方便回家。身边一些美国回来的朋友,也会因为这个原因选择去新加坡工作。“新加坡很小,很多事情国内都能做,还会更有意思。”他认识的很多人,疫情前每年都会回国一两个月,“充充电”

不过,即使离家近,林轩至今没有回家。有18天年假,加上新加坡政策放松,5月去纽约旅行,8月去洛杉矶旅行,林轩出国游反而增加了。

不同于去年刚刚毕业的林轩,90后阿泽,此前在国内已有4年工作经验,曾在珠海魅族和深圳OPPO,从事产品运营一职。

在国内科技大厂,阿泽也感受到压力,“加班不是很多,但并不轻松,同事、领导带来的压力很大,每天要跟老板汇报工作,同事之间则是KPI的对比。”2021年,他决定辞职,到新加坡修读工商管理学硕士,给自己充电。

原本,他决定一年之后毕业就回国。但因缘际会,他在新加坡找到更好的发展机会,决定留下来。

阿泽说道,到新加坡第一个月,他想做个社交账号,来记录留学生活。可能此前工作经验锻炼了互联网思维,一个月后,阿泽的抖音账号(@阿泽在新加坡)就出了第一条爆款视频,播放量达到几十万次。于是,他决定做好自媒体,认真地策划、拍摄、剪辑视频。



图/阿泽抖音视频

来源/抖音 燃次元截图

就这样,阿泽的抖音账号粉丝量已经接近15万,而经营半年的小红书账号也有近3万粉丝,并实现良好的变现。6月,正式毕业的阿泽,入职新加坡一家留学/移民机构,获数字营销总监一职,得以将自己的自媒体影响力与公司业务结合,公司还为他申请了最高级别的EP。

“我现在也要去公司上班,但‘朝9晚6’,6点准时提包下班。新加坡整体工作氛围还是比较轻松,下班后同事、领导之间会保持清晰的边界感,甚至不交集。”他说道,同事都是华人,工作日大家友好相处,但周末彼此互不打扰,不会过问个人私事,工作、生活界限分明。

他指出,在新加坡工作的优势是时薪更高。相仿的工资水平,国内要加班到晚上9-11点,而在新加坡都是6-7点下班。他透露,如今他的收入已是此前国内的3倍。

新加坡也“卷”起来了

新加坡是亚洲国家,节奏还是快的。”阿布说道,新加坡没有“996”、“007”,但相对澳洲、新西兰、加拿大、欧洲等地方,工作时间还是不短的。

林轩也认为,跟国内相比,新加坡人比较“佛系”,但实际上新加坡人还是挺努力的。作为亚洲金融中心之一,随着人才涌入,新加坡也正在“卷”起来

林轩透露,新加坡Tiktok很多部门都是以中国人为主,平时工作交流及书面文件,也都是使用中文,“这些人才也大多是国内招来的。”

阿泽分析道,新加坡除了金融业发达,互联网行业氛围也很好,中国互联网公司和欧美互联网出海的第一个选择就是新加坡。

如今,新加坡是许多互联网大厂的亚洲总部,如Google、亚马逊、推特,中国的阿里、腾讯、字节也落地,此外本地的Shopee、Grab等互联网公司也发展起来,人才需求很大,“所以很多中国人想到国外工作,第一个考虑、争取的也是新加坡的机会。”

随着新加坡于3月宣布大幅放宽一系列疫情管理措施,各类人员流入越来越多。比如,此前香港疫情管控政策未放松,便有不少金融从业人员流向新加坡。不仅仅是人才流入,如今来新加坡的学生、务工人员、游客都在增加。随之而来的就是,市场租赁房源供不应求,租金不断上涨。

阿泽指出,今年新加坡房租上涨,“衣食住行”中“住”的成本最高。从市场来看,如果合租,普通房间月租是1200-1500新币(1新币约合4.99元人民币),带独立卫浴的房间月租则要1800-2000新币;如果一个人住单身公寓,月租价格达到3000-4000新币以上。

目前,林轩在新加坡的房租是1500新币/月(约合7490元人民币),“租房挺贵的,我这算便宜的了。”他住的位置较偏,靠近马来西亚,但因为新加坡比较小,距离公司也不远。

在新加坡Tiktok,林轩年薪约为40万元,跟国内大厂同类职位工资的差距不大。他认为,实际上,新加坡对国内互联网人的吸引力不算太大,因为工资水平涨幅不大,但生活成本更高一些。于他而言,房租约占收入的1/3,尚在接受氛围内,“但如果房租这样涨下去,我基本存不下钱。”

跟中国不同的是,新加坡的房屋租售比更高。特别是,公民可以申请购买政府建造的组屋,价格并不高。阿泽介绍道,新加坡本地人,只要花300万元(人民币),就能购买一套三室一厅组屋,买房压力不算大。

除了有廉价组屋可以购买,新加坡税种少、税率低,因而新加坡本地人不太需要“卷”。

但是,外国人想在新加坡买房,就没那么容易。除非夫妻两人都是永久居民,而且双方都已获得永久居民身份(PR)满3年以上,才能购买转售组屋(二手组屋)。

一般而言,外国人只能购买公寓,即商品房,且需额外缴纳30%的税。而新加坡房价位列全球TOP5,均价为10-15万元/平米。“非常有钱的人,才能买得起新加坡的公寓。”阿泽说道。

林轩、阿泽、阿布告诉燃次元,他们都在申请PR的路上。“PR的标准还是明确的,比如有无本地学历,在本地的居住时长,在本地工作的薪资水平,所在行业的重要性,以及是否参与一些融入新加坡的活动等。这些条件好的话,政府不会不批准的。”阿泽指出。

2019年就到新加坡工作的阿布则认为,新加坡PR“是个黑盒”,想申请下来,短则2-3年,长则5-6年,并不好拿。

大厂机会遇变

进入2022年,想去新加坡工作,已经没那么容易,除了工作签证审批难度加大,新加坡大厂给到外国人的Offer也在减少。

经过近三年快速发展,新加坡互联网行业进入增长的下半场。“受全球经济影响,同时,互联网增长出现停滞。”阿泽表示,Shopee的裁员,给行业带来不确定性。

根据《联合早报》报道,8月25日,上海一博士毕业生林戈带着妻子和宠物抵达新加坡,一下飞机,Shopee电话通知他,其算法工程师Offer已被取消。对此,Shopee回应称,“由于技术团队的聘用计划调整,一部分工作职位不再开放。我们正在密切帮助受影响的人。”

图/《联合早报》电子版 燃次元截图



燃次元联系林戈得知,至9月28日,他仍留在新加坡,但尚未找到新工作。

因腾讯持股18.7%,Shopee母公司Sea也被认定为中资公司。作为东南亚巨头,Sea在疫情期间突飞猛进。进入2022年,面对全球环境变化,Sea股价大跌。

2022年初,印度下架Sea旗下大型游戏《Free Fire》,而印度是该款游戏最大的市场。据悉,2021年,《Free Fire》在印度App Store和Google Play的下载量达到了5500万次,贡献收入3430万美元。

游戏业务是Sea的核心业务及主要收入来源,上述消息一出,Sea股价创下上市以来最大跌幅。面对亏损困局,Sea不得不调整路线,以一路烧钱的Shopee裁员开始,而新加坡总部首当其冲。

阿布说道,Shopee近期的裁员,让他担心自己有可能在没申请到PR之前,就被公司解雇,而被迫遣返。

据了解,新加坡出现裁员现象的公司,除了Shopee,还有外卖服务平台Foodpanda,但并非行业主流情况。

根据路透社9月25日报道,Grab首席营运总监洪纪元(Alex Hungate)表示,公司稍早前担忧全球经济陷入衰退,所以非常谨慎地招聘,但不至于需要冻结招聘或大规模裁员。

辐射东南亚六国,新加坡的市场仍然广阔,还有发展潜力。不过,外国人来新加坡工作,终究不如本地人容易。

近几年,阿里、腾讯、字节大批招聘中国人,是因为新加坡本土缺乏计算机、互联网、科技等领域人才,中资公司不得不向国内挖人。但对于本地公司,新加坡政府对外籍员工比例有严格限制,应保障本土员工优先就业。也因此,9月开始,新加坡提高EP发放门槛,间接提高本土公司招聘外国人的难度。

“薪资达不到门槛就申请不了EP。工资标准提高,公司的成本也就高了。”阿泽指出。显然,这项政策也使得新加坡公司降低招聘外国人的预期。

虽然不确定性在增加,阿泽发现,想去新加坡工作的中国人还是不少。“新加坡是一个华人社会,适合中国人生活。同时,新加坡面向全球,多元文化在此交融,在这里,可以听到不同的声音。”他分享道,在新加坡生活,物质环境大同小异,但思维模式会更加丰富。

参考资料:

《一下飞机“原地失业”:最惨打工人亲述被虾皮毁约》,来源,《联合早报》;

《Grab's steady steering offers a smoother ride》,来源,路透社。

*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。

*文中林轩、阿泽、阿布、林戈为化名。

*免责声明:在任何情况下,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,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。

标签: 新加坡 互联网 饭碗


版权声明

声明:本文内容来源自网络,文字、图片等素材版权属于原作者,平台转载素材出于传递更多信息,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与学习,切勿作为商业目的使用。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您及时与我们联系(93898856@qq.com)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!我们尊重版权,也致力于保护版权,站搜网感谢您的分享!

站长搜索

http://www.adminso.com

Copyright @ 2007~2022 All Rights Reserved.

Powered By 站长搜索

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

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

站长搜索目录系统技术支持